不得不知上海落户手续失败,单位要赔偿吗?

2021-01-25 10:40 | 落户必看

  关于上海落户,2017年4月3日,“向钱进”(化名)与“斯有理”(化名)签订了劳动合同。在此期间,经“向钱进”询问,“斯有理”公司向“钱进”表示,按照前几年的运作方式,可以帮助办理户口。2017年5月,“向钱进”与“斯有理”公司多次通过电子邮件和微信沟通,就申办材料的准备和提交进行沟通。下面小编告诉大家上海落户手续失败,单位要赔偿吗?

  经申报、审批后,上海市学生事务中心于2017年7月24日向“斯有理”公司发出了沪学事进(17)第1706176号《关于同意非上海生源高校毕业生办理本市户籍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"本市户籍通知"),其中载明:经上海市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审核,同意你所拟录用的东华大学纺织材料与纺织品设计专业“向钱进”办理本市户籍。

  之后,中心以“斯有理”公司直接落户于2016年,非上海生源的毕业生已全部与其解除劳动(聘用)关系为由,认定“斯有理”公司在2017年不能再提出落户申请,又撤回落户通知,导致“斯有理”公司无法办理上海户籍。

上海落户

  为再次取得非上海生源应届毕业生身份,重新申办上海户籍,上海某大学博士研究生就读,故诉至法院,要求单位赔偿就读费800,000元。

  (一审判决)单位违反合同,应予赔偿,酌情支持50000元!

  初审法庭认为:

  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,致使合同当事人遭受损失的,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。

  此案中,“向钱进”和“斯有理”公司均证实双方在招聘阶段就申办户籍事宜进行过沟通,“斯有理”公司则表示可以协助其申办户籍,且双方在签订劳动合同后,也多次通过电子邮件和微信等方式,就如何准备和提交申请材料进行了沟通,并经过了相关的申报、审批程序,“向钱进”据此足以使“斯有理”公司产生一个合理的信任,即可以协助其申办户籍。

  2016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就业申请办理本市户籍的,由于与非上海生源应届毕业生解除了劳动合同,故其在2017年不具备申办户籍资格,且2016年和2017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就业申请办理本市户籍的,因上述原因,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就业申请办理本市户籍的,因“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就业申请办理本市户籍”申请不予受理的原因,“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就业申请办理本市户籍的,因“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申请办理本市户籍”申请不予受理的,“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申请办理本市户籍的,因“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申请办理本市户籍”申请不予受理的,因“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申请办理本市户籍”申请不予受理的,因“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申请办理本市户籍的,因“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申请办理本市户籍”申请不予受理的,因“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申请办理本市户籍的,因“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申请办理本市户籍”申请不予受理的,因“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来沪申请办理本市户籍”申请不予受理的,因“非上海生源

  户口虽然没有直接的经济价值,但“斯有理”公司的行为确实对“入户”有一定的负面影响。综合各方面的因素,酌情认定“斯有理”公司应赔偿钱进5万元。

  斯有理公司对判决不服,提出上诉。

  (二)户籍具有隐性价值,承诺不履行,应当承担违约赔偿!

  在二审过程中,被上诉人提交了华东理工大学于2018年6月向其发出的入学通知书及已办理入学手续等证据材料,证明其为再次落户而申请沪籍,参加了华东理工大学的博士生招生,并且已经被录取。

  《斯有理》公司诉称: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没有关于申办户籍的约定,而申办户籍并非双方劳动合同的附随义务。上诉人和被上诉人之间不存在所谓办理户籍的信赖利益,上诉人未能取得上海户籍并非上诉人原因。与此同时,户籍资料没有任何经济价值,被上诉人没有任何实际损失。在户籍不具有经济价值的情况下,原审法院以上诉人对被上诉人造成不利影响为由,判决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5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。

  以上就是小编帮大家整理的内容,希望能帮助到您,更多的请关注我们网站。